当前位置:首页 > 千年私服新闻 > 燃烧的千年私服-千万别说不想回家

燃烧的千年私服-千万别说不想回家

来源 千年私服发布网 2019-10-05 15:49:23 人气:加载中

我第一次知道lolita洋装,是通过我的基友。


大概是13年下半年,她在qq上和我说:“你知道吗,xxx入了一个很可怕的坑,叫lolita洋装,一条裙子要几千块。”?


接着她发给我了张裙子的照片,裙子的样子我已经忘记,大概是很平平无奇,要不然我也不会对lo裙有一个“非常奇怪,特别可怕”的初印象。


不过众所周知,人类总是逃不过“真香”定律,在这次吐槽过后的一年间,我和我这位基友纷纷落入了lolita洋装这个大坑之中。


是什么让我改变对lolita洋装的看法的呢?这来源于一部日本电影——下妻物语。


这部电影当然不是为了宣传lolita文化,只不过主角龙崎桃子是一个热爱lolita洋装的少女。

深田恭子女士饰演的龙崎桃子




电影里,桃子第一次逛商场看到baby的洋装伊丽莎白,被这条裙子一枪命中,然而这一枪不仅仅打中了桃子,也打中了电视机前的我。



现在看来,下妻物语里的裙子显得有些过时,廉价的蕾丝和糟糕的配色对我而言都有点over,但在当时,却给了我很大的感触。


从此以后,想买洋装的愿望就一直在我心里滋长。日牌对于一个高一的学生来说过于昂贵,所以我把目光转移到了国牌lolita。


那个时候的国牌不像现在一样百花齐放,只有几家能卖说得过去的款式,大部分店家只能卖一卖款式简单的纯色洋装。我人生的第一条lolita就来自于一家还算比较知名的国牌洋装店。

国牌婴梵塔的白雪姬


选择这条裙子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很喜欢baby的白雪姬,但是3k多的裙子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实在是天价就退而求其次买了这一条。


我还记得买第一条洋装时的心情,喜悦的同时又有些紧张和忐忑,喜悦是因为我终于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lo娘,而不是只能在坑外犹犹豫豫的“地球人”,可以穿上裙撑做一个拥有蓬蓬裙的可爱公主,能够自由自在的转动着裙摆。


紧张的原因也很简单,我很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更怕父母反对的态度。


即使是现在,有抖音这种能够极大传播亚文化的平台,也依然有人会对lo娘指指点点,就在前几天,我把几条洋装的图片给我几位直男朋友欣赏,得来的也都是不理解的回应。

现在都如此,更何况是那个智能手机刚刚普及的年代。



父母呢,父母会同意我用他们的钱买他们眼中的奇装异服吗?会苛责我不把心思放在读书上吗?


不过我很幸运,我周围的人都对我展现了极大的善意,我的父母也并不反对。


在买这条裙子后的几个月,我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条日牌——ap星座。


那是高一暑假,我之前的一部分压岁钱到期了,我妈把它们给了我,大概是3k左右,那段时间我正好很草这条裙子,就战战兢兢得在微博发了我的第一条求物微博。


我很希望有人能够出给我,让我拥有我的第一条日牌lo,但又希望没人看到,因为日牌真的太贵太贵了,这些钱我完全可以买很多别的东西,甚至可以出去旅一次游。


但我最后还是买到了,付款的那一刻我真是开心到飞起,我,也终于是一个拥有日牌的人啦!

我甚至找到了当时的购买记录 不给你们看价格嘻嘻嘻


之后,我就基本上都在攒钱买日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仔细思考一下,我高中除了lo以外基本就没有买过其他衣服了,即使是过年的新衣服也依然选择的是洋装,因为买了洋装之后就没钱再买别的东西了。?所以我只有裙子是日牌,发饰鞋子衬衫这种东西统统国产便宜货,我当时不化妆,也没有化妆品的需要。


没错,我当时穿lo,是纯素颜的,现在想想,可以说是非常恐怖了,但是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我记得我当时有一张用信纸写的心愿清单,上面写了所有我想买的裙子,每买到一条,我就在上面把它划掉。

ANP的旅人赞歌是我18岁的生日礼物




后来,我上了大学,有了能自己支配的生活费,却基本没有买过洋装了,可能是因为热情渐渐退去,也有可能是因为越来越在乎别人的看法,时间是会改变一些东西的,就比如说当时那个人在我不敢第一次把洋装穿到学校的时候告诉我谁敢骂我他就替我骂回去,后来又告诉我能不能不要总是再穿这些奇奇怪怪的衣服。

年纪越来越大,勇气却越来越小,爱好也不得不妥协。

我买的最后一条洋装,是我入坑以来就一直心心念念的ap绀云op,也算是完成了我的最后一个梦。




虽然我已经封印了我对洋装的感情,和我妈妈的赌约--“我40岁时一定还会继续穿洋装”现在看来我也必输无疑了,但是每次看到漂亮的洋装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对于那几年的lo娘回忆同样也很珍惜,回看那几年的朋友圈和微博,基本都离不开小裙子。


现在,每次在学校里看到lo娘,即使裙子的搭配不是那么好看,或者身材和相貌不算令人满意,我也会在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用只能她可以听见的音量悄悄的夸一句“好漂亮啊”,“真可爱”。


起码当时那个走在路上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的我,很希望当时能够有人能够理解我的穿着,欣赏我的爱好,但愿我的一句夸奖能够让那些姑娘拥有哪怕一刻的欣喜。


那些小裙子,和那些小裙子相关的人和记忆,虽然都不能永远陪伴我,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我今天为什么这么矫情???